快捷搜索:

命若琴弦(8:结局)

直到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直到溘然想起他的门徒,他知道自己的逝世期将至,可那孩子在等他回去

“我奉告他等我回来”

小瞎子哭了几天几夜,老瞎子就那么一声不吭地守着火光和哭声惊动了野免子、山鸡、野羊和狐狸和鹞鹰……

终于小瞎子措辞了:“干嘛咱们是瞎子!”

“他说让您甭找他”

“一千二?”

现在让我们回到开始:

“不知道他干嘛就走了”

“你真那么想吗?”

“师父,您的药抓来了?”小瞎子如梦方醒

这地方荒僻有数荒野,群山赓续荒草丛中随时会飞起一对山鸡,跳出一只野免、狐狸,或者其它小野兽山谷中鹞鹰在盘旋

雪停了铅灰色的天空中,太阳象一壁闪光的小镜子,鹞鹰在平稳地滑翔

人们想了良久,都说是在兰秀儿嫁到山外去的那天老瞎子心里便统统全明白

“是一千二我没弹够,我记成了一千”老瞎子想:这孩子再怎么弹吧,还能弹断一千二百根?永世扯紧欢跳的琴弦,不必去看那无字的白纸……

“你师爷一辈子才冤呢”

“记着,得真恰是弹断的才成”

“怎么是一千二,师父?”

茫茫雪野,皑皑群山,在地之间躜动着一个黑点走近时,老瞎子的身身影弯得如一痤桥他去找他的门徒他知道那孩子今朝的心情、处境

“真想,真想――”

“什么时刻走的?”

他一起走,便怀恋起以前的日子,才知道以往那些奔奔忙忙兴高采烈的翻山、走路、操琴,甚真心焦、忧虑都是多么欢畅!那时有个器械把心弦扯紧,虽然那器械原是虚设老瞎妇想起他师父临终时的情景他师父把那张自己没用上的药方封进他的琴槽“您别逝世,再活几年,您就能睁眼看一回了”说这话时他照样个孩子他师父久久不言语,着末说:“记着,人的命就象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不错,那意思便是说:目的原先没有不错,他的一辈子都被那虚设的目的拉紧,于是生活中叮叮当当才有了生气紧张的是从那绷紧的历程中获得欢畅,老瞎子知道怎么对自己的门徒说了可是他又想:能把统统都奉告小瞎子吗?老瞎子又试着振作起来,可照样不可,总开脱不掉落那无字的白纸……

世人劝老瞎子留下来,这么雪窖冰天的上哪去?不如在野羊坳说一冬天书老瞎子指指他的琴,人们见琴柄上空荡荡已经没了琴弦老瞎子面目面貌也干瘦,呼吸也孱弱,嗓音也嘶哑了,完全变了小我他说得去找他的门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